关注公众号

从《武林外传》看晚明社会生活

点击观看 《武林外传》中所见的晚明社会生活(武林外传)剧评 电影

《武林外传》的故事背景在哪个时代的网络上一直争论不休,其中我最认同的是关于明神宗的万历36年至万历37年(1608-1609)。无论如何,它发生在明朝末年的万历时期(1573-1620)。栖霞镇的确切位置还没有被证实,但十有八九它是一个位于中国北方丘陵地带的城镇,很可能位于关中地区或豫西。《武林外传》以通福客栈为中心,详细勾勒了明末北方小镇的社会生活图景。

一、同福客栈:每日空间

富通酒店是故事发生的地方。晚明是一个人口快速流动、交通迅速发展的时期。旧的驿站和商店系统不能满足市场需求,民间客栈成为酒店的主人。白展堂曾经说过,这家客栈是方圆50英里内最大的客栈。从白展堂的牛车堵塞官方道路来吸引游客的角度来看,栖霞镇并没有上路,但游客还是可以接受的。足见两点:一是栖霞镇具有一定的商业贸易规模;第二,晚明的人口流动相当严重。

但是,同福客栈的规模并没有超过一般的路边招待所,而且客栈里的规章制度已经详细记录下来了。这家商店有两层楼高,二楼有客房,一楼有餐厅和其他房间。除了店员用的一张又长又旧的榆木桌子,同福客栈只有七张桌子可以接待客人。除了店主提供的椅子,没有其他高档座位。顾客都使用长凳。挂在墙上的菜单展示了这家店的特色:红烧明虾、酸辣豆花、砂锅排骨、鱼露茄子,所有这些都是家常菜,配料简单易得。奢侈品在晚明很受欢迎,但我们没有看到商店能提供当时流行的奢侈菜肴。这表明,类似的趋势在席卷北方农村时大打折扣,商店也没有展示明朝后期酒店的总体情况。

明代的家居布局深受奢华的影响。即使是在一个偏远的村庄——栖霞镇的老客栈——同福客栈,也无法避开习俗。假古董花瓶,华而不实,不仅在大堂随处可见,而且在每一个客房和童的卧室都有分布,与店员破旧的客厅形成鲜明对比。

万历36年,该店员工的详细情况如下。除了店主和她的嫂子莫小贝,镇上还有四名雇员和一名居民——捕手。

店主佟湘玉,女,27岁,陕西汉中人。晚明时期,女性突破传统走向社会。在栖霞镇这样一个贫穷、人迹罕至的地方,女性开商店谋生并不罕见。佟翔宇的家庭背景很严肃。他是汉中童家的长女。汉中童家是以经营镖局为主的土豪之家,素有“汉中首富”之称。明朝末年,北方有数百万富商。童翔宇却生气地说:“回家拿三万两银子,打在对面。”由此可见,他家几十万两银子应该不成问题。然而,因为他结婚后成了寡妇,他的父亲不理解也不支持他,所以他不得不外出工作谋生。然而,佟翔宇很擅长理财。从万历三十七年来看,他有几千两的资产(即使包大人的礼物是三千两),这对一个乡村客栈来说并不容易。

25岁的吕轻侯人张芳(音译)是当地的一名卫生工作者,他是富通客栈的老板,也是这家客栈的前老板。吕轻侯出生在一个贵族家庭,他的祖先住在县政府。他有很多财产。然而,后世的科学研究并不成功,他的家庭也在衰落。他非常熟悉古典语法,有很多书,喜欢写诗。然而,他已经失败了很多次,不能经营一个经济来源客栈。他被迫把它给了佟翔宇。明代社会对科举的狂热,考试门槛低于唐宋时期。因此,有更多的民事候选人。然而,大量科举名衔持有者与少数官职之间的矛盾日益加剧。从晚明到晚明,尤其是士绅底层的学生处境艰难。有钱的学生开始做生意。或者自脏与小吏勾结,强奸乡里;更难的人加入秘密社团。吕轻侯是一个赤贫的普通雇工,几乎无法谋生,这是晚明大量下层学生悲惨境遇的缩影。

25岁的赛跑运动员白展堂来自辽东地区。真正的身份是江洋大盗,他从小就脱离户口,四处游荡作案。可以说,这是一个完全不稳定的因素。后来,他被尊为“贼圣”,追随朝廷多年,藏在同福客栈。晚明有许多种土匪和恶霸:明朝的富人、豪杰和恶棍,以及黑暗中的小偷和小偷。虽然客栈的其他员工都知道这个无法无天的人的身份,但这并没有引起恐慌,因为白展堂在偷窃时只拿了钱而不是血债,在同福客栈工作时也没有再犯罪。

27岁的李大嘴是一名来历不明的厨师,他应该来自自己的家庭。他是栖霞镇的前任警察局长。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通福客栈开业后,他辞去了治安官的职务,成了一名厨师。李大嘴在各种酒店做了很长时间的自由劳动力,然后回到了家乡。他的叔叔是一个县长,并获得了一个狩猎主管的职位。然而,枣丽的地位很低,改变厨师的身份并不罕见。

来自福建的22岁女子郭芙蓉应该被送往直隶北部的顺天府。她是法院一位高级官员的女儿。她擅自离家四处游荡,捣毁了富通旅馆。经过计算,她必须向富通酒店支付48两银子。这件事没有向官员报告,而是私下解决了。郭芙蓉不得不在这里工作以偿还债务。但事实上,他个人的依恋并不强烈。万历36年,店主曾云休了几个月的探亲假后回家了。

该剧清楚地表明,店内员工是作为自由员工被雇佣的,不受明朝法律的对待,也不与雇主形成等级关系。通过李大嘴的就业情况可以看出,即使在像栖霞镇这样的偏远乡镇,也有一定程度的自由劳动力市场。

同福客栈经营规模小,盈利能力低。它的日收入不超过六便士。这家旅店员工的工资是每月两便士。万历年间,北方一石米的价格约为6至7元,一公斤猪肉25元,一只鸡20元。他们的收入相当低。但是,同福客栈的住宿条件很好,所有的费用都是意料之外的,员工的费用也很少。童经理的经济基础比较好,还能维持生活。

此外,附上同福客栈经营期间的部分价格信息:

一双男鞋:50个汉字;

一罐私盐:2元;

一大包书:1.2本;

一罐燃烧的刀子:2两;

宠物狗的补偿价格:22;

一坛红姑娘:7两;

一幅假董其昌画:20两;

鸡王锦标赛奖金:30两;

扬州艺妓胡士娘的入场费:50两。

商店里的生活简单而单调。店里的员工每天都在忙着服务,但同福店的打烊时间更早。不应该为内部食物提供晚餐,而为客房提供兼职服务的是跑腿和杂工。每天最大的娱乐就是店主和他的员工聚在一起吃饭时的闲聊。晚上,店员会花更多的时间在他们身上。然而,除了喜欢读书和背诵诗歌的吕轻侯,其余的人主要吃零食和聊天。这应该能够反映当时在小城镇和农村地区就业的劳动力的娱乐情况。如果该地区没有像集会这样的集体娱乐活动,他们的生活通常没有什么色彩,很难满足商店中的一般娱乐需求。

第二,栖霞镇:生活的缩影

在明代城镇体系中,栖霞镇的服务水平处于低端,与大镇相差甚远。这可能与它与主要道路,官方道路的距离有关。靠近栖霞镇,该县最大的商业城镇应该是十八里铺。左家庄的服务水平至少不低于栖霞镇。应该在栖霞镇和十八里铺镇之间。然而,栖霞镇是县城。商业功能取代政治功能成为城市的主要功能,这是宋代以后中国城市的一大变化。它一直繁荣到明朝晚期商业达到0+为止。这一现象尤其显著,尤其是在南部,那里出现了许多大型商业城镇,而政府和县办事处的位置却被蒙上了阴影。在商业相对落后的北方,该县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行政中心和商业中心完全分离,这说明县城的工商业有自己独特的优势,18里在全省商业城镇中更为重要。

栖霞镇作为县政府所在地,有城墙,是一座真正的“城市”。例如,从万历三十六年开始,县政府就规定泔水车不准进城。可以想象,这个城市很小,只有几条街道的路灯在东、西、北、南灯城。这些建筑主要是两层的木屋和砖房。

栖霞镇可以承担日用品和其他一般商品的交易功能。这个镇上有丰富的蔬菜市场。在这个镇上可以买到谷物、大米、盐、普通衣服和日用品。与此同时,该镇还拥有服务水平较高的商店和设施,如艺光、当铺和书店。从同福客栈的日常客人来看,该镇的商业即使不发达,仍然相当大,有大量的商人,丝绸服装也很常见。然而,与此同时,拥有这种资产的商人只能在普通水平的通富酒店消费。也可以看出栖霞镇的餐饮服务业并不发达。

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这个镇的服务水平仍然非常有限。当佟翔宇、郭芙蓉等人想买胭脂和其他消费品时,当他们雇佣杂技演员和新年必需品时,他们不得不去十八里铺,根据店员的描述,那里比栖霞镇繁荣得多。当一对远道而来的夫妇(韩娟夫妇)想买时髦的衣服时,他们也需要去左家庄的大型聚会,但栖霞镇没有类似规模的市场。可以看出,他们的业务水平仍然低于该县的几个大石市。

对于必要的旅行,步行是短距离内的主要方式(例如,到十八里铺)。然而,从店内多次长途旅行的尝试来看,租车在当时的民间交通行业已经非常普遍,成为当时长途旅行的首要考虑因素,这说明了租车行业的发展。栖霞镇的租车大多是马车,但牛车同时在北方也很流行。当莫小贝去华山谈剑时,他被建议骑驴,但在晚明,驴和牛是主要的民间骑乘工具,普通人很难买得起马。

明代出版业发达,出版市场广阔,尤其是面向中低层市民的通俗书籍成为市场的主流。栖霞镇西街书店不仅可以买到四书五经等传统名著,还可以买到《胭脂宝典》、《同伴指南》、《心老鸭汤》等通俗读物,面向普通市民甚至女性,具有明显的生活性和导向性,显示了晚明通俗读物在书市上的强势。白展堂创作并签署了詹红玲的《抓贼指南》,该书在海内可供有抱负的抓捕者阅读。这显示了实用和导向书籍的流行。然而,图书市场不仅在出版方面,而且在创作方面都高度商业化。吕轻侯在业余时间创作小说,由于其可读性强,很容易找到书商来讨论出版事宜,书商协会针对其简单的娱乐特点,要求作者根据读者的喜好进行相应的修改。可以看出,图书市场已经形成了从创作、出版、反馈到再创作的严密体系。

根据节日习俗,这出戏只能在春节这一盛大场合上演。春节期间,郭芙蓉在客栈门口贴上桃符来庆祝彼此的节日。这是延续至今的礼仪。此外,还有各种杂技,如数百种杂技,如踩高跷、舞龙舞狮。客栈能负担得起这样的铺张浪费是晚明社会铺张浪费的反映。自宋代以来,节日庆典的规模一直在高速扩大。晚明的节日以奢侈和精巧为特点。在新的一年里,同福客栈的所有人也想表达他们对平静生活的向往。事实上,杂技在那个时候已经相当流行了。没有必要把它限制在节日期间。压碎大石块和箱子上的石头锁的技能早已司空见惯。

此外,主要的娱乐活动包括歌剧和讲故事。白展堂曾在同福客栈开展讲故事活动。他要求退款,因为他听《三国演义》和《水浒传》的时候很差,这说明当时讲故事很受欢迎。说书人应该与令人惊叹的树木相匹配,故事应该尽可能新颖。不仅有三国、水浒、隋唐演义等。,但同时代的传说如“三言两语”也很受欢迎。戏曲在明代非常盛行。观念的转变、官位的稀缺和文化水平的提高,使士大夫参与民间艺术事业,不断提高戏曲水平,引领社会追求民间艺术。像栖霞镇这样的小镇,镇上的彝族酒家邀请胡适娘坐在舞台上,要价50两银子。这表明对歌剧的热爱席卷全国。伴随着歌剧,民间音乐在音乐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婚礼和葬礼仪式以及民间音乐也占据了主流。在进村之前,栖霞镇镇长闫小柳是送亲戚参加葬礼的唢呐手。

赌博是非法行为,在娱乐中有一席之地。在明朝初年,赌博经常被禁止,甚至被切断。然而,在晚明时期,法国网球公开赛是宽松的。赌博在这个国家的北部和南部都很流行。没有人不参与其中。甚至万历皇帝也喜欢它。因此,大规模的赌博形式得到了发展。白展堂、李大嘴父子豪赌时,也有双鹿、麻刁、四伯等赌法,白展堂还提到了叶紫、九。没有几个人像白展堂失去手指的轩辕一样失去了一切。9岁时,魏忠贤年轻时是一个热情的赌徒,并把他所有的女儿都输出了。

随着知识水平的提高和市民阶层的活跃,文字游戏成为晚明雅俗共赏的娱乐方式。江湖上的人都喜欢酒,没有酒就不能喝酒。事实上,饮酒命令是一个更优雅的东西,大多数人使用投掷罐,掷骰子,或投掷罐和其他游戏来结合饮酒命令。杭九玲是一个文字游戏。它非常重视一个人肚子里的知识。不善于学习的吕秀才想用他的诗杀死韩娟。结果,当他到达粗俗的“脑筋急转弯”时,他被杀死了。

客栈作为一种混合服务行业,是这一时期民间礼仪的集中体现。握着燃料的手是最常见的敬礼方式,这是旅店老板会见一些伟大英雄时最常见的方式。鞠躬和鞠躬走得更远。这种礼仪在晚明仍然流行。面对尊贵的客人胡世良,整个商场的员工都鞠躬行礼。然而,士林仍然称这种氛围为“老”,并以此为荣。例如,老邢、老钱和老岳都是富有的商人、官员和伟大的英雄。

由于人、泥和沙混杂在一起,各行各业的一些“坏人”经常出现在客栈里。其中,最常见的江湖骗子有:算命先生白眉,他提拔了郭秀才;洪神榜,他教李大嘴“打龙十拳”;马卓子,他哄骗韩娟拥有“大国”。随着大量农村人口涌入城市,“流民”现象在明末非常突出。这些当时找不到工作的流动人口只能靠作弊谋生。为了应对层出不穷的骗局,晚明甚至出现了一本名为《杜骗新书》的反诈骗指南。尽管如此,奇怪的把戏仍然很难区分,并且经常受到它们的困扰。

在口头欺骗的同时,还有假冒伪劣商品,这种现象在晚明社会普遍存在。商人可以伪造任何东西,从日用品到古籍和古董。辛普森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她和朱·约会,专门模仿外国奢侈品。同福客栈里大大小小的古董花瓶都是假的,客栈里的人都得让白展堂详细判断官方品牌的真伪。可以看出这个时候假货有多严重,这让人们一直很小心。

剧中也有职业打手,即“打线”的“绿手”,因为吕轻侯就是其中一个试图用手指打阎小柳的江道的人。罢工是一个职业暴徒组织,年轻人用钱帮助人们消除灾难。顾客想打谁就打谁,通常是为了报复。战斗起源于长江以南,在明朝晚期开始在全国流行。其中,有许多规则和严格的制度。他们有一套完美的打人规则。他们大多数是游手好闲的恶霸。像江导这样的人很少愿意做暴徒来埋葬他们的主人。

以通福客栈为中心的栖霞镇是晚明小城镇生活的缩影。即使在这样一个偏远的城镇,随着奢侈和颓废、消费主义和商业繁荣的盛行,它的社会氛围也不能免受城市时尚的影响。所谓“晚明大变局”对栖霞镇也有同样的影响,这应该很简单。

三。权力场:斗争与失控

明朝末年是一个中央权威趋于崩溃、社会秩序放松、秩序混乱、大地崩溃的时代。在地方社会中,松散的国家权力越来越失去对地方的控制,权力的数量逐渐增加,原有的行政系统不再可用。

栖霞镇是太爷县的居住地,但栖霞镇的捕快和捕快每天都在和普通市民打交道。在这两年里,邢育森是第一个抓到的人,严晓柳是第二个。事实上,剧中的“捕快”更接近明代的“巡察”,这赋予了他这样的权力和地位。不过,军长只有一个成员,严小柳在前,在后。颜晓柳原是民间艺人,朱在同福客栈当杂工。虽然捕虏者带着刀盛气凌人地去巡逻,但他们被认为是皂隶,社会地位低下。对他们来说,与这样“廉价”的专业人士交换是正常的。虽然栖霞镇的警察局长主要负责维持社会秩序,但他也负责行政和审计职能,从管理泔水车到传达思想。同时,他还负责在政府和商人之间传递信息。可以说,他实际上是栖霞镇的“镇长”。然而,即使捕获者速度很快,他的权威也是有限的。同福客栈的客栈老板和工作人员经常会戏弄绑匪,说些恶毒的话,但绑匪却不能采取任何行动。王明在最基本的领域里并没有对商人构成威胁。然而,江洋大盗白展堂躲在客栈里,与劫持者日复一日地打交道,却始终没有找到他。这表明晚明城镇的户籍制度已经崩溃。然而,当同福客栈面临许多困难时,它从来没有选择向政府寻求帮助。相反,它倾向于解决或转向“江湖”。商人对政府的信任日益下降,政府无法真正渗透和控制底层社会的现实。政府维持地方秩序的能力濒临瓦解。这是栖霞镇公共权力的真实状态。

相反,在栖霞镇的权力领域,秘密社会“江湖”的力量是巨大的。客栈作为当地社会中与外来人口接触最多的领域,在传播人物和新闻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从“金银父母”、“平谷有点红”到公孙武龙,童府客栈里经常出现游侠。他们在这座城市里一直逍遥法外,杀害了无数人,但却逍遥法外,而政府根本抓不到他们。江湖对栖霞镇的影响力远远大于政府。秘密社会里的风和草会使同福客栈神经过敏。这种威慑力量远远超出了政府的能力。然而,秘密结社到处都很猖獗。乞丐组成的丐帮甚至有腐蚀忍耐力的能力。在教派内部严格秩序的威胁下,面对乞丐的强悍本性,邢玉森不敢说一句话。高官之所以受到如此威胁,是因为邢玉森明白,在栖霞镇的地产上,明朝的权威再也无法与丐帮的江湖权威相抗衡了。

权力的丧失也表现在土匪和山贼的猖獗活动上。栖霞镇濒临山区,附近的翠微山有土匪出没。当邢玉森推行“八法”时,他特别注意那些破门而入的土匪。栖霞镇附近的土匪刀枪不入,装备齐全,连帮会头目也通过招兵买马渗透到了同福客栈,准备一鼓作气,一举消灭同福客栈。同福客栈里有许多武学专家,可以想见,普通的商人都会受到土匪的威胁。明朝对歹徒的控制主要依靠对嘉宝的检查和逮捕。然而,从剧中可以明显看出,嘉宝在栖霞镇已经完全崩溃了。没有资料表明栖霞镇的居民和流动人口受到嘉宝的约束,县政府对人员流动没有控制。然而,该县的巡逻和快速跟踪警察更加虚弱。警察只有两个警察,当面对一个大规模的山贼时,他们只能死去。这清楚地表明,晚明地方政府在社会盗匪面前软弱无力,这种情况的发展是全国起义的开始。

栖霞镇的权力场在平静中涌动。明朝的权力混乱更加严重。地方政府的放松导致人民逐渐脱离控制。秘密社团已经接管了权力领域的主体。

四.终结:走向毁灭

在故事的结尾,离明朝灭亡还有35年。即使是年龄最大的童翔宇,当时也只有62岁。客栈里的每个人和栖霞镇的许多邻居都会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明朝灭亡。

在新千年下,危机迫在眉睫。正如邢育森描述他从北京回来的艰辛,关东的饥荒肆虐,到处都有人饿死。很快,这场悲剧将席卷大半个中国,从西北到东南,以及像栖霞镇这样的苍白的城镇。就像地震让季武明越狱一样:

(万历三十六年)秋末七月,史静地震。《史明宗申记》的辉煌时代也在社会底层的巨大动荡中慢慢瓦解。栖霞镇极有可能与同福客栈联手,摧毁晚明的农民大战,客栈里的笑声只能是天黑前最后的余晖。



本文内容由 麻花娱乐网 提供,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69youku.com/

本文由网络整理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分享
共  条评论

评论

返回首页  留言反馈  统计代码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联系底部邮箱,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Copyright © 2018-2020 mahua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邮箱:admin@69youku.com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
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附说明联系底部邮箱,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Copyright © 2018-2020 mahua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69youku.com

今日是